© 呆萌狐狸|Powered by LOFTER
狐者,狡猾也。怎么可能呆萌呢\(//∇//)\

人物是罗琳的,乱来是本狐的

有私设,有原创人物

无规则放糖烤饼,严重OOC

不喜轻砸,祝大家食用快乐

==================

“早安,西弗勒斯。”温柔似水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在安静的房间里,这轻细的声音格外的突兀,让梦中人缓缓睁开双眼,迷茫的双眼映入了爱人的面容便立即清醒。

雷古勒斯·布莱克侧坐在西弗勒斯·斯内普床边,手撑在西弗勒斯·斯内普头的两边,他们面对面只剩下一个拳头的距离。雷古勒斯·布莱克看见爱人清醒了,灰色的眸子盛满温柔的笑意。

西弗勒斯·斯内普皱了眉头,眼神略带一丝凶狠的意味。

雷古勒斯·布莱克立即退开让爱人能够下床去洗漱,自己将窗帘撩开念动咒语,窗户的景象从湖底变成了高空,能看出快要日出了,将景象变回来之后将窗帘放下,念出咒语让房间变亮,之后就拿了本从家里带来的黑魔法书,坐在书桌前细细品味,等待爱人洗漱完毕对他的问候。

从盥洗室出来的西弗勒斯打理好自己也换好了衣服,也和爱人一样坐在书桌前,他在整理他的笔记,看看有无补充的地方。

雷古勒斯·布莱克没想到爱人完全忽略了他,便合上手中的书,转向他,看着专注的复习的他,有点失望、无奈的清浅笑容出现在雷古勒斯·布莱克脸上。他也将注意力集中在书上,两人沉浸在书中世界,在暖意的灯光下有种温馨的感觉。

西弗勒斯整理完毕之后,手指向空中一划,银青色的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快要到早餐时间了。他转头看向坐姿端正的少年,“雷古勒斯,要到早餐时间了。”

看书的少年眼里不免流露出些许的失望,不过他立即掩饰好自己的负面情绪,把精美的书签夹在那一页。起身,转向他,眼里依旧是满满的温柔,西弗勒斯·斯内普和雷古勒斯·布莱克对视几秒后貌似有些害羞的撇过头去,而雷古勒斯·布莱克不打算让爱人逃避,他用手轻柔的帮爱人的脸转向自己,在两人对视的那刻双唇碰触。

感到满足的雷古勒斯·布莱克放开了西弗勒斯·斯内普,“早安,西弗勒斯。”依旧是温润的嗓音,语气里能听出满足,西弗勒斯不免红了脸。

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快速离开了房间,还将门顺带也关上了。

雷古勒斯·布莱克的微笑带着邪气,看起来和西里斯·布莱克像了个七分,看着关上的门脸上的微笑渐渐扩大,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甜蜜的事。一个响指,原本明亮的房间变得漆黑一片。

雷古勒斯·布莱克考完试之后,闲庭信步看着阳光倾洒在枝顶绿叶,感受美好。看了看左手的蛇形手链,却发现蛇眼的碧绿色变成了墨蓝色,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贵族礼仪不再能束缚他了,因为西弗勒斯!

他看见了正在被詹姆斯·波特倒吊起来的西弗勒斯,他那个叛逆的哥哥也在旁边看着好戏,“西弗勒斯的魔杖飞来。”但凡西弗勒斯手握魔杖就不可能坐以待毙。

“统统石化。”没人发现他的动作,他们都在看着好戏,没人发现他的动作,而且他的声音本来就轻细,一团哄闹的声音完全掩盖住了他的声音。格兰芬多都是那么松懈的话,那么就都留下来吧。

直到他们动都不能动,声音也发不出来,雷古勒斯·布莱克走上前来。

“金钟落地,漂浮咒。”两个咒语叠加,西弗勒斯慢慢的落下。他的眼里的惊讶让雷古勒斯温柔的笑意更浓了,眼里没有刚才对着波特等人的阴暗和疯狂,伸出手臂将爱人带入怀中,勾起的嘴角里都是满足。

“这是怎么回事?”莉莉·伊万斯看到了在金红的包围中的两点银青,格兰芬多都被石化了。

被收起的笑意,灰色的眼睛阴沉,语气是贵族式的冷漠:“就是你看见的那样,伊万斯小姐。”

“你们对同学施咒?!”尽管是疑问句,莉莉·伊万斯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格兰芬多式的自以为是。”不大的声音却能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楚,听清语气里的轻蔑。

西弗勒斯·斯内普为雷古勒斯·布莱克对莉莉·伊万斯的语气轻皱眉头。雷古勒斯·布莱克对着自己的亲哥哥笑了,笑容里却满是威胁:“抛弃家族的你,也只会些恶作剧黑魔咒吧。”把玩魔杖,似乎别有隐喻。

“为了格兰芬多以多敌少的公平,就麻烦‘善良’的伊万斯小姐解咒了。如果有必要告诉教授的话,那么波特他们可少不了扣分和劳动服务。”雷古勒斯·布莱克牵着西弗勒斯·斯内普就走了,西弗勒斯回头看向解咒的红发少女。

回到寝室后,雷古勒斯·布莱克转身抱住西弗勒斯·斯内普,力道让西弗勒斯感到疼痛,西弗勒斯将手轻覆在雷古勒斯的背上。

“我没事,你知道。”西弗勒斯斯内普平淡的语气中带着安抚的意味。

在爱人脖颈处深吸一口,“刚才的事就像是你的坩埚爆炸一样让你难过,也许更胜。”布莱克家未来家主,用他灰色的眼眸认真的看着他的爱人,“西弗勒斯,我想得到你的身『体』,你的心,让你的灵魂和我的灵魂相拥,密不可分。”轻和的声音带着丝丝的蛊惑,让听者苍白的脸染上薄红。

“我想卢修斯那个衣冠禽兽教给你的都是一些除了让贵族小姐脸红之外没有任何用处的露骨情话。”西弗勒斯斯内普凶狠的眼神,嘲讽的语气,带着红晕的脸,让雷古勒斯忍俊不禁。

“每个男人成长到一定程度上,情话都是无师自通的,”雷古勒斯灰眼里笑意满满,雷古勒斯倾身贴近西弗勒斯,在西弗勒斯耳边低语:“而且你就是我的迷情剂啊,西弗。”

西里斯·布莱克堵着自己正要去上课的弟弟进行“劝告”:“你居然喜欢鼻涕精,是在进行成人的恋爱游戏吧,要是玩真的,布莱克夫人可会将格里莫广场都叫塌了。”

“西弗,我爱人。其它,你别管。”雷古勒斯布莱克十分简洁明了,对自己的亲哥哥不使用那些自己练习无数次的贵族式外交辞令。“族谱上快没有你的名字了,确定不回家?”

“回家?他们受得了一个格兰芬多吗?”西里斯布莱克自嘲,连笑容都带有讽刺。“就算他们受得了,我可受不了一屋子的斯莱特林。”西里斯布莱克说得潇洒,走也是没有任何犹豫,好像他们只是擦肩而过。

TBC

(中)

==================

狐有话说:这篇真的是想到脑袋都大了,求各种评论~